這是中東大動蕩導致穆巴拉克下臺後,埃及3年來的第三次憲法公投。
  較之穆兄會出身的埃及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2012年主政時的版本,新憲法草案有兩點關鍵改動:一是淡化宗教色彩,如規定政黨不得建立在宗教基礎上; 二是賦予軍隊更多權限,包括國防部長的任命權等。
  對參與投票的民眾而言,新憲法草案的內容固然重要,但他們更加看重的,或許還是草案通過所能帶來的“穩定劑”效應。
  去年7月穆爾西遭軍方解職後,埃及臨時政府頒佈了過渡時期路線圖,承諾將依次進行修憲、公投、議會選舉以及總統選舉。可以說,公投的順利進行意味著程序上對臨時政府合法性的認可,有利於埃及的政治過渡。
  如果說公投表明瞭部分民眾對現政府的支持,那麼,埃及政治的走向還要看下一回合的政治博弈,其中最大的挑戰仍是穆兄會問題。以穆兄會在埃及的民意基礎之深厚,即便穆巴拉克時期的鐵腕鎮壓也無法將其連根拔去。此次新憲法草案的諸多規定從法律上固化了對穆兄會的打壓,但其力量不可小覷。臨時政府和軍方如應對不慎,仍有可能引發動蕩。
  埃及3年來的動蕩深刻表明,僅靠公投或選舉並不能解決社會深層次問題。埃及各派理應傾聽民眾呼聲,以最大的誠意和努力實現政治和解,不僅為了避免國家重陷動蕩,也為國家能夠把主要精力放在恢復經濟、改良社會和發展民生上,從而消除動蕩的根源性問題。 據新華社  (原標題:穆兄會依然是最大變數)
創作者介紹

過大禮

ojnmuudla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